游戏

贵州柏果镇饮用水源冒黑汤追踪污染事件与富

2019-05-22 07:53: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贵州柏果镇饮用水源冒“黑汤”追踪 污染事件与富源

日前,有媒体报道“贵州盘县柏果镇饮用水源每周冒‘黑汤’,怀疑污染源在云南富源县”的,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对此,赴富源县和贵州盘县柏果镇就此事进行了实地采访。采访中了解到,对于此事,富源县高度重视,立即进行拉式排查,并查阅综合水文地质图,认为污染事件和富源没有任何关系。

走访:盘县柏果镇饮用水源现水质清澈

11月12日下午13点左右,在富源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张志雄、水务局地质工程师李智的带领下,首先来到嘉河的汇合地——富源后所镇进行了走访和查看。后所镇,也是富源县一个与贵州盘县接壤的乡镇。刚进入后所镇,就看到一条由南向北流淌而下的河流,清澈见底。“这是嘉河的支流之一后所河”张志雄告诉,盘县位于后所的南面,嘉河是从南向北流的河流,从双洞出境,在宣威境内注入格湘河,属于北盘江支流。嘉河有三条支流;一条是顺场河,发源于发伍多;一条是后所河,发源于马场口;另外一条是栗坪小河,三条支流于教坪汇合。

顺着后所河一直向上走,到达富源兴云煤矿,并参观了该煤矿净化水设备及矿井水处理。据富源县环保局工作人员介绍,从今年4月23日开始至今,富源县所有地方煤矿均处于停产状态,仅有兴云煤矿在运营中。但兴云煤矿有着完善的污水处理设备,所产生的废水经过处理后循环使用,没有流入河流的情况。

另据工作人员介绍,煤矿的水经过处理,可作为生活和生产用水,富源属于缺水地区,没有多余的水排到河流里。

离开兴云煤矿,沿河逆流而上,半山腰便是一个小型湖泊,原生态,无污染。当地人看中了这里的水质,还准备在湖边发展旅游业。再沿盘山公路向上行走数公里,到云遮雾罩的山顶,这里就是云贵交界处。山顶的土质为玄武岩,是一种不易渗水的土质。

山那边,便是盘县。随后,不知翻过几座山,绕过几道弯,才从云贵交界处到达盘县盘江镇,于下午4点30分左右抵达柏果镇境内的茨菇河。在距水源点100余米处时,因一村民在路上堆放石料而未能驾车前行,无奈只能徒步前往水源点。

高山深谷间,一股泉水由地下汩汩冒出,清晰可见水中放置的数根取水管道……此时水质与普通饮用水并无差别。一座名为“茨菇引水工程进水口”的涵洞被建于此,而从水源点流出的水一部分是流进该出水口。“这里的水从三年前打通这个涵洞之后就不断出现,而近几年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就该水源点冒“黑汤”一说采访了在此搬运石渣的敖姓村民时得到这一回答。据其介绍,近几天前来查看水源点水质的人,每天少说也有数十波,他们有的带着仪器过来探测,有的则直接查看。“我们就是饮用这里的水,有时候水洒到地板上,干了之后都有一层煤黑色,听镇上的人说,这可能是洗煤水。”敖姓村民说。

富源县:污染事件和富源没有任何关系

了解到,11月11日、12日两天,富源县环保局、水务局工作人员,对与盘县接壤的富源县后所镇的地表河流嘉河三条支流进行了逐一排查,均未发现河流被污染的情况。

富源县环保局5个月来的监测数据表明,嘉河水质的各项指标均符合国家标准。更为重要的是,嘉河从富源境内流入宣威的革香河,注入北盘江,和盘县的柏果八竿子打不着,从地表径流看,和盘县被污染的茨菇河没有直接关系,互不相干。而且,富源和盘县交界处,地表上有天然的分水岭——山岭。

富源县水务局地质工程师李智介绍,通过查阅《综合水文地质图》(G-),盘县茨菇河泉水属于一个独立地下水文单元,该水文单元地下分水岭始于盘县境内火铺镇,途经该县的断江镇、盘江镇、柏果镇,该水文单元均位于盘县境内。

李智解释说,冒“黑汤”的地方,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地下水系,和富源的地下水系隔着两道隔水地层,也就是说,冒“黑汤”地方的地下水过不来富源,富源的地下水也过不去,一家犯不着一家,互不往来。

建议:对方应加大排查力度,不做无依据猜测

富源县有关人士认为,盘县环保部门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猜测“污染源头可能和富源的煤矿有关”,这是不负的。建议盘县环保部门加大径流区域污染源排查力度,查找到污染源。

富源县对环保问题一直非常重视,采取的措施科学有效。环保部门以煤炭开采行业为重点,加大嘉河流域范围内工业污染源污水的治理力度,完善煤炭开采企业水染治理工程措施,确保煤矿污水治理设施长期、稳定运行。目前,嘉河流域内已建的30个煤矿都已建设了相应的废水处理设施,并加大执法力度,确保达标排放。对于上不实的报道,他们将通过正常途径进行交涉。

饮用水

本命年可以做伴娘吗 当伴娘要注意些什么
贾跃亭:我老是在挑战未来 大家总找我问题
现代重工目标年订单297亿美元动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