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民进党7年只批钱坑法案未提释宪

2019-02-27 19:40:30

民进党7年 只批“钱坑法案”未提释宪

台海10月22日讯 根据规定,台“立法院”只有预算审议权,没有预算指定或增加权,因其为行政权核心。但这几年来,“钱坑法案”争议不断,民进党时常指责,在野党针对眷改条例、八二三炮战抚恤条例等提出修法,增加“国库”上亿元支出,但始终都是吵吵闹闹、没有定论。

台湾《中国时报》今天发表特稿文章说,台“考试院”这次罕见地针对警察人员管理条例等四个法案提出释宪案,对时常通过“钱坑法案”的“国会”是一大挑战。“立法院”虽以“这是法律案,不是预算案”辩解,但“大法官”会如何裁定,将牵涉日后行政权、立法权的界限,影响势将极为深远。“宪法”第七十条规定,“立法院”对“行政院”所提预算案,不能为增加支出提议。“大法官”曾在释字第二六四号解释说明,这个宪政设计,旨在防止政府预算膨胀,以致增加人民负担。

1990年,“立法院”决议“请‘行政院’再加发半个月公教人员年终工作奖金,以激励士气,其预算再行追加”,“行政院”声请释宪,“大法官”裁定“立院”决议违宪,再次确认“国会”不得针对预算案做出增加支出的决议。

简单说,这就是“宪法”第七十条的精神。行政权负责编预算,立法权负责裁减,一个持家、一个管家,有如一个家庭中赚钱的丈夫与管钱的妻子;但管帐的妻子不可能要求丈夫多赚钱,只能要求丈夫少花钱。

换句话说,“立法院”如果通过几个政府原本没有准备财源的法案,其意义等同于增加政府预算支出。“大法官”释字第三九一、五二○号解释均曾引用学术名词,称预算案为“措施性法律”,透过法律案增加政府支出,恐有明显违“宪法”七十条精神的情况。当然,预算与法律的关系往往难以明确区隔。尤其是牵涉民生、组织与人事的法案,当然会牵动到政府预算,正常情况下,必须由行政、立法两院私下达成共识,以协商方式解决,而非“立法院”直接通过“钱坑法案”,造成政府施政窒碍难行。

只是,讽刺的是,尽管不断批评在野党推“钱坑法案”,民进党这七年多来,却从未就此声请“大法官”释宪。与其蓝绿吵吵闹闹、互相指责,不如藉由这次释宪机会,一次将问题厘清,也可防堵朝野为了选票,联手唱双簧通过钱坑法案,反让人民当了冤大头。(千寻虹)

感冒好了咳嗽没完没了
发热流鼻涕咳嗽怎么办啊
治疗小儿便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