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极端高温让西湖龙井遭大罪10户茶农抱团轮

2019-06-08 18:27: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月经血不畅怎么办
月经颜色暗红的原因
月经量多怎么调理

昨天凌晨2点,梅家坞村的连绵群山漆黑一片,几百只黄色的“萤火虫”星星点点地缓慢移动,跟漫天繁星闪烁相映。

“已经快1个月了,每天半夜都能见到这样的景色。”梅家坞村书记朱建鸣比1个月前黑瘦了一圈,他向着漆黑的山上竖起大拇指,“靠天吃饭,农民苦啊!我们梅家坞的村民,一向是勤快的。”

原来,“萤火虫”是村民们的头灯,山上没有路灯,山路又崎岖难行,摸黑给茶园浇水,头灯是必须的装备。现在梅家坞已经有零星的茶树枯死,更多的茶树没了精神。

茶农梅大姐扶一扶额头的灯,指指山下约1公里处,卢正浩茶庄斜对面的茶趣亭方向:“那里有一个储水池,我们那边茶园的浇灌水,就得从那池子里抽上山。我们若来晚一点,溪水就会浪费掉一点。”

茶趣亭储水池大约五六米见方,池子里躺着4根金属的水泵抽水管。

储水池的水有两个来源,一个是西湖景区市政市容管理处用洒水车送来的水,一个是山上几乎快干涸的、已经非常涓细的溪水。茶农们很感激管理处的送水车:“管理处的水真是及时雨,他们是加班到半夜给我们送水的。一般凌晨时候,水池满,早一点抽水灌溉,就早一点让茶树喝上水。”

朱建鸣说,西湖景区管委会和西湖街道出面,村里跟管理处联乡结村,管理处白天忙着给绿化浇水、搞景区卫生,夜里加班,给茶农送水、浇灌路边茶树等等,有求必应,已经坚持了半个多月。

10户茶农抱团轮流取水

茶楼的水龙头成了香饽饽

梅大姐家的茶地靠近储水池,在大旱年份,是让村邻们羡慕的,因为村里绝大多数茶园远离水源。村民吴大伯的茶地就离茶趣亭比较远,水池是用不上了,他下山来,穿过马路,把抽水管按在已经干涸得露出河床的村溪里。

村溪绵延三四公里,从梅灵隧道下来,一直往云栖竹径方向延伸,一路还被几十台水泵“突突突”地抽着水。溪沟里的水少得可怜,三四米宽的沟,好多地方都断流。有水的低洼处,也只有大约1米宽的溪水,河床上的鹅卵石半干半湿。

溪水太小,等它汇成一汪水,抽一两个小时就抽光了。吴大伯就等一会儿,待溪水重新攒起来。这时候,顺便水泵也歇口气,添点汽油。93号汽油,一天下来要用掉100升。

“这台泵,是我们10户人家一起用的。从溪里到山上,管子一共2公里长,接了六七级水泵。”吴大伯说,他和另外9户人家自发组成了“取水小分队”,器材抱团购买,排班守候水泵,每户人家5天才能轮到一次浇灌。“刚好够给茶树吊着一口气。”

吴大伯说,如果大家不团结,乱抢水,茶树上一顿喝撑,下一顿饿着,或者喝个半饱,反而容易枯死。所以大家干脆排队。“水是不会多起来的,不过,却可以有效率地用,尽量救面积的茶园……而且这样排班,人也可以轮流休息。”

靠近山脚的茶农,做农家茶楼生意时,算是地段差的,如今大旱,他们家里的自来水龙头却成了香饽饽。

“七八户邻居都来借水,除了中午大太阳的时候,水龙头几乎一整天不停。”可以帮到人,茶农老梅其实心里挺开心的,问他水费怎么算,他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摆手,“这都可算是西湖龙井茶的灾年了,谁还提这个?钱我们不在乎,就想把茶树救活。”借水的茶农则私下告诉,人家让我们接水了,也不会斤斤计较,但水费是一定要付的,这是做人的道理:“而且一定要多付,老梅人那么好,你说是吧?”

为找水源挖空心思

隔壁单位的水井帮上大忙

从灵隐往梅家坞走,穿过梅灵隧道有一座石头牌坊,斜刺里一条小山路,直通翁大伯的茶园。

昨天上午10点半,四五位村民全身被汗湿透,围着一口深水井,一起往下探望水位。这片山林叫柴岙里,深水井是附近的水源,早年附近一家单位开凿的。平常日子,他们将水井的水抽到单位水塔里,满足单位用水。

大旱年头,翁大伯和几个村邻一起寻到这个水源,跟这家单位商量:“这水也算是村里的资源,旱情严重,茶叶快干死了,能不能这井水让我们先救急。”

那单位的一个大姐来看了看茶园里干裂的土地,很爽快:“你们用好啦!”

梅家坞的村民们,这段时间真是挖空心思,动用各种关系,结伴寻找水源。

在桥下阴凉地里,孙大伯席地而坐,问他:“太累了啊?你休息一下。”孙大伯摇头,儿子的朋友弄来了钱塘江里的水,邻居的朋友弄来了消防队里的水,很快要送到,所以在这里坐着等水。

“能弄到水的,都是村里的能人。”邻居老王夸赞,有几位好邻居,路数足,能找到地方租洒水车,还帮着附近茶农送水。

梅家坞大部分茶农

放弃2成茶树

西湖景区6500亩茶园,梅家坞村面积,却缺水。明年春茶会减产几成?因为是一辈子没遇见过的大旱,茶农和专家们都说:“这个真当不好估计。”

不过,除了抗旱强悍的西湖龙井群体种,因为缺水或茶园偏远灌溉不到,梅家坞大部分茶农都已经放弃了家中20%以上的茶园:“只能自生自灭吧!能不能活下去,看它的造化了。我们的目的是保住尽量多的茶园。如果照顾全部茶树,可能反而都保不住。”-本报 杨晓政 本报实习生 赵超群

2020年新户籍制度城乡户口统一按常居地落户
三星就Note7新机起火事故作回应
西湖边的空心树换用泡沫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