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精神之巢 隐逸在柿林中私家会馆toutiao

2019-01-12 00:38:23
精神之巢 隐逸在柿林中私家会馆 精神之巢 隐逸在柿林中私家会馆toutiao
图为精神之巢—张宝全

对于现在的都市人来说,自然无疑是稀缺的资源。在车水马龙的城市,能够不受干扰地发呆,已经是种。拥有地产商头衔之一的张宝全尤其知晓自然的可贵,所以,才有了这座隐逸在柿林中私家会馆的诞生。

没有红墙碧瓦的雕琢,没有深宅大院的姿态,在一扇斑驳的铁门背后,我们看到了百年前的那片柿林。在冬天萧瑟的空气中,熟透的柿子依然悬挂在枝头,俨然以主人的身份向我们点头,的确,在这里,它们是真正的主人。会馆虽然建在林中,但没有砍掉一棵柿树,而是按着柿林的自然分布蜿蜒转折,宅依林而建,树倚宅而生,共融为一个整体。而会馆的内部,就像设计师王晖说的那样,用电影语言里取景器的概念,将每个自然景观化、化,外立面大量玻璃材质的使用,让这里的每个空间都能限度地获取日光的眷顾。就在阳光照射的书桌前,我们见到了执笔专注的张宝全。

精神之巢 隐逸在柿林中私家会馆toutiao
图为书房画室画的启蒙

书房、画室画是启蒙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书桌上,彼时,他正在进行着绘本创作——《浮生六记》插画手绘本。这本记述了清代民间传奇的小说在张宝全笔下,正一点儿一点儿地走出文字的苑囿,演绎出一幅幅图文并茂的故事。“就像是我们小时候看的连环小人书,用线条把故事情节简单地勾勒出来”,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久违的连环插画,张宝全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意外。没有满案的待批阅文件,一杯清茶、一只钢笔、一本故事书,我们看到了一个简单自然的张宝全。

对书画的喜爱从童年时就显露了端倪,“那时候没有现在的条件,但我就是喜欢,家里的墙都被我画满了。没有彩色笔,我就把学校里的彩色粉笔头攒起来压碎了当做颜料,刚开始一画就花小孩子反复发烧是什么原因
,后来才知道要加入胶才能持久。”我们提到了他中学的美术老师殷榆桥,张宝全似乎陷入了回忆,“老师经常带我们出去写生,教给我们基本的技法,让我们师其自然。”对自然艺术的感悟也许在那时就有了萌芽,“艺术家就是要走进自然后再走出来,把自己看到的、感受到的表达出来宝宝咳嗽不能吃什么
。我喜欢绘画,因为它和摄影不同,照片是真实客观的,但绘画是一个可以融入主观心态的创作过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悟,而同一个人在心情不同的时候画出来的也不一样。”联想起今典集团的空间·蒙太奇,正是给不同的人、在不同时候的心情留有了表达的余地,把自己的艺术感悟与商业运作成功结合起来,正是张宝全迥异于其他地产商之处。

在商业上的成功使得他有更多的资本投入在艺术上,如果不是对书画和艺术的执着,就不会有今日美术馆这样一个标志性的产物。即使行走在这所私人会馆里,也有一种穿行在画廊的感觉,不但能感受到建筑艺术与自然的呼应,更有风格各异的画作不时跳脱在眼前。但这里没有一幅张宝全的作品,只有跟随他来到长廊的尽头,走进一间略显凌乱的画室,我们才看到大大小小的书画作品散落在房间的角落。这是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空间,模糊了时间与距离,静谧的氛围蔓延四周,而此时的张宝全却异常兴奋,不是表现在言语而是行动上:熟稔的拿起画笔,略加思索,片刻后,一幅墨荷便初具雏形。看得出他对这个房间的眷恋,但我们不得不催促他带我们继续参观会所的其他房间,因为我们想在有限的时间里看到他更多的生活侧面。

精神之巢 隐逸在柿林中私家会馆toutiao
图为卧室起居室家是传承

卧室、起居间家是传承

二楼是张宝全和夫人王秋杨的卧室,隔壁起居间的沙发色彩跳跃而大胆,“墙壁是水泥石的灰冷色调,就需要一点有色彩的东西来张扬和铺陈。”我们的到来,打扰了一只猫咪慵懒而惬意的休息。就在我们摄影的间隙,猫咪悄然走到张宝全的身边,蜷缩起身子望着主人,享受主人抚。我们的镜头也许捕捉到了主人和爱宠的互动,透过胶片把这一刻记录下来,但镜头却读不出他们眼神交汇时的那份默契。此时,我们眼前不是那个在商界名噪一时的张宝全,而是一个纯粹的居家男人。

张宝全喜静,经常一连几个小时伏案绘画;王秋杨则爱动,登遍了世界各大名山。“她又去西藏了,”说到妻子,张宝全看着墙上她的照片微笑,“她特别喜欢西藏,说自己上辈子一定生活在西藏。”的确,从一进门看到的三个色彩艳丽的藏式柜,到室内泳池边六七张手绘门板,藏式风格的饰品无处不在,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妻子的气息。“我们俩的性格正好互补,从她身上我可以了解到另外一种生活的层面,看到了不一样的价值观。经历就是结果,我们使对方的经验多元化、丰富化。”相信这二十年来,两人也像其他夫妻一样经历了性格上的磨合,在生活中相互适应,难得的是彼此还保留有各自独立的兴趣和习惯。这也使他们成为配合默契的工作伙伴,张宝全具有感性的创作思维,艺术而严谨;王秋杨则理性而有条理,有冒险精神,今典集团多年来稳定发展的态势恐怕就是两人相互制约、平衡、促进的结果。

“我们彼此尊重对方的兴趣,也为相互的欣赏留有空间。”照片里两个西瓜头的男孩依偎在父母身边,对着爸爸灿烂的微笑。谈到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张宝全说不会强迫他们去学什么,不过我们看到在走廊里有几幅稚气未脱的涂鸦,就是他们的作品,想必是遗传了父亲艺术的基因。“我想让他们在自然的环境下长大,拥有一个好的性格。”虽然小时候因为家里孩子多,生活清苦,但在张宝全的记忆里,不善言辞的父亲有一双灵巧的手,总能够让家里适时的有新鲜的变化。父亲留给他的记忆便是沉默而专注,还有贴满整个墙的奖状,“从父亲身上,我学会做事一定要做好,要有专注的精神。”而孩子一定也会在他的身上获得某种特质,把它传承下去。

精神之巢 隐逸在柿林中私家会馆toutiao
图为客厅窗前自然是金

客厅、窗前自然是金

客厅的壁炉里燃烧着温暖的火焰,噼啪的响声不绝于耳,手里捧着一杯热饮,陷在沙发里望着玻璃墙外的柿子树发呆,这是何等惬意的生活。不知道身兼多职的张宝全是否会享受到这样悠闲宁静的时光,但他的确为来到这里的客人营造了一个几近天然的世外桃源。对自然有着特别情愫的他把酒店建成了海湾边农家的模样,把对画的感悟带进城市里有限的空间,把这座柿子林里的建筑融合进了周围的景观。

“自然资源化才是做房地产的目的,人和自然相比永远是渺小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儿发烧怎么办
,违背自然的建筑慢慢会被淘汰,恒久保留的永远是与自然相和的。”在改造这座柿子林时,“我们想要的是自然的感觉而不是一座花园,花园是人工的,而这里珍贵的就是这些上百年的柿子树。这里一年四季都有景可以看,对孩子们的成长很有好处。”在建筑和柿树之间,一道竹墙又营造出绵绵禅意,“如果说树是大部头的文学作品,那么竹子就像是穿插其间的诗歌和散文,它们能给建筑带来一种灵动的气息。”在客厅旁的天井里,围绕着柿树一同生长的,仍是一排竹墙,“这是基于视觉的‘画框’考虑,补种的竹子。跟人住的地方越接近,竹子长得越好,因为这里有温度,有人的气息。”

望着窗外看不尽的竹影、柿林,张宝全像是在对自己说话,“我喜欢小尺度的空间,觉得更自在。但这个柿子林是大家共同分享的,对小孩的影响很大,可以给他们创造和自然更亲近的机会。”没错,在这个四季分明的柿子林里,大人和孩子都能找到不同于城市的自然之道。

即使是在冬天,也会有熟透的柿子自然掉落下来,但张宝全并不会叫人把果实全部采摘下来,“这是留给鸟儿们的食物,尤其在冬天,这里的鸟儿是多的。”

后记:

张宝全在商界和艺术界的成就已毋须我们赘言。跟随建筑的节奏,我们也采用取景器的概念,把他工作之外生活里的片段截取出来,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普通中年男人。

走在斑驳的小路上,呼吸着冬日里清冷的空气,柿子树的枝丫一直伸向天际,枝丫间偶尔还会看到喜鹊筑的窝巢,宁静而祥和。从城市里带来的躁动在不知不觉间被消解于无形,另一种潜藏在心底深处的安宁感缓缓升腾开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